小画迷 地址:郑州市工人路与沁河路交叉口向西200米路北

书法创作十讲论自然美(上)

时间:2016-09-06 来源:美术报 关注度:

  自然美是艺术创作中一种最高的审美境界,这种审美意境,起源于我国春秋时期的老庄哲学。在科学技术尚未发达的古代社会,这些哲学家已朦胧地意识到,人与自然应该处于一种默契的和谐状态,在顺应自然的规律中获得个体生命的自由,于是便产生了“道法自然”的哲学思想。他们认为“纯任自然”是人类最理想的状态,如果能以“无为”的态度,并顺应自然的规律去对待一切(“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”),那么,他便能达到预期的目的(“无为而无不为”)。
  老庄的哲学观点,对我国的文学艺术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,通过人为的努力,合规律合目的地创造出自然的美,这种“人为的自然”,又称为
  “第二自然”。自然美是一切文艺作品的最高境界,它既无人工雕琢之痕迹(即《庄子》所谓“大朴不雕”),又无用意装缀之巧思(即《庄子》所谓“雕琢万物而不为巧”),从而表现出一种《庄子·天道》中所谓的“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”的质朴无华与“常因自然而不益生,返其性情以复其初”的天真烂漫、法贵天真的自然之美。因此,自然质朴的作品,不仅能给人以亲切、平易近人的艺术感受,而且蕴含着巨大的艺术魅力。中国古代的文学艺术无不以此为极旨。如在音乐中,元结《订司乐氏》中提倡自然的“仓声”天籁之美;在诗歌创作中,王若虚《滹南集·诗话》认为“雕琢太甚,则伤其全;经营过深,则失其本”,而提倡一种“自然之势”;在文学创作中,张耒《贺方回乐府序》认为“文章之于人有满心而发,肆口而成,不待思虑而工,不待雕琢而丽者皆天理之自然,而情性之至道也”。纵观古代书论,赞赏和提倡自然美的论述更是屡见不鲜。为了使读者更深切地理解、更自如地运用这种自然美,我们试图从其审美特性、表现方法等方面作进一步的探讨。
  一、 “自然美” 的审美特性
  自然美的本质是“人化的自然”。《老子》所谓“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”,《庄子》所谓“既雕既琢,复归于朴”,便是经过人工的努力而达到的“第二自然”。一切艺术的审美特性都是通过物质形态的方式而出现的,因此,在形象上有具体的可感性。书法艺术中的“自然美”,主要通过以下几种特征表现出来:
  (一)朴素、平淡
  古人认为一切优美的艺术作品应该是十分朴素的。朴素的艺术作品,不逞才、不使气、不恣狂、不佻浮、不浓艳、不谲怪,它看似平淡无奇,却情真而意长,正如元好问诗句“一语天然万古新,豪华落尽见真淳”。这种“见朴抱素”的审美意境具有一种平淡、自然、通俗和亲切感人的特性。富有自然美的作品,好像清池中的荷花,具有一种“天然去雕饰”的美,这种美虽然以妍媚见胜,但却表现出清醇的气息,是艺术中的最高境界。王羲之的行书丰肌秀骨,粉黛无施,天质自然,风神盖代,是这种审美特性的典型代表。(附图为王羲之《兰亭序》)
  形式的朴素并不是形式的简陋,风格的平淡并不是笔调的平庸。相反,朴素平淡的风格看上去并无诡谲奇华的外衣,亦不事矫揉造作的结构巧思,然而它却蕴藏着作者极大的概括能力。苏轼曰:“大凡为文,当使气象峥嵘,五色绚烂,渐老渐熟,乃造平淡。”正因为苏轼在文学上达到了这种境地,所以他的文章如万斛泉源,滔滔汩汩,沛然从肺腑中流出,于规律中获得了创作的自由。王羲之的行书,似奇反正,若断还连,平淡简静,遒丽天成。他在创作时,抛弃了功名利害的得失,不复以规矩准绳为念,意不在书,法不求工,于“无为”中达到了“无不为”的“第二自然”的境地。可见,平淡简静与肤浅无味,朴素真淳与简单率略,虽只有毫厘之差,而实有霄壤之别。
  (二)古拙
  “自然美”的第二种审美特征是“古拙”。这是一种以“质”取胜的美,这种古拙的美,厚重而不佻,强烈而不滞腻,显得深沉含蓄、高雅绝俗。如果说朴素平淡之美以妍媚自然见胜的话,那么这种“大朴不雕”的美则以古拙自然而见长。尽管这两种美都以形式的自然为宗旨,但前者偏重外在形式(即指事物外部的具体形态),后者则偏重于内在形式(即事物内部的组织联系)。也就是说,前者偏重于文(形式美),后者偏重于质(质地美)。
  以质相胜的艺术作品,因其注重内在美,并不要求其外部形式有任何人工的巧思和刻削的痕迹,因此,它表现出一种“丑拙”之美。正如苏轼《老子本义》中所谓:“巧而不拙,其巧必劳;付物自然,虽拙而巧。”“丑拙”的内美之作,有时虽然缺少形式美的和谐、匀称,但它却以独到的本质力量赢得了人们的赞赏。东汉的隶书和魏朝的楷书以质相胜,如钟繇的书法高古纯朴,刘熙载评其书曰:“其书之大巧若拙,后人莫及。”汉魏以来,书虽不同,但因去古未远,故皆有分隶余风,体质高古,深不可测。因此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凡以质相尚的书法,当以功力见胜,以质地称能,使其笔调沉着厚重,苍劲凝练,笔中有物,魄力雄奇,古雅绝俗,方是真实本领。
  朴拙之美要求含蓄而富有异趣,浑然而妙造自然,似大匠运斤,而无斧凿之痕,如庖丁解牛,因其自然之理,从而达到了一种十分高雅的境地。朴拙之美又抑制着艺术向“甜、邪、熟、赖”四个弊端发展。所谓“甜”者,媚而无骨,腻而不清,纤而无力,柔而佻浮是也;所谓“邪”者,任笔为体,聚墨成形,信手涂鸦,学道入魔是也;所谓“熟”者,依样描画,但求形似,庸俗板滞,不能变化是也;所谓“赖”者,胸无主宰,依傍他人,臃肿秽浊,绝无意致是也。这四种弊病,都缺少内在的美。
  (三)天真
  “自然美”的第三种审美特征是“天真”,这是一种以“真”取胜的美。这种美表现出一种天真烂漫、不事规矩的审美情趣和“返朴归真”的特性。老子赞美儿童有着一种自然的天性,其曰:“常德不离,复归于婴儿”“含德之厚,比于赤子”。苏轼的题画诗中亦写道:“论画以形似,见与儿童邻。”
  这种以“天真”为尚的审美趣味渗透到中国古代思想家与文人之中。明代思想家李贽提出过“童心说”;清代龚自珍有诗云“童心来复梦中身”;在书画领域里则有“文人画”和“儿童体”的创作风气。董其昌《画禅室随笔》中以为:“作书最要泯没棱痕,不使笔笔在纸素成板刻样,东坡论书法云:‘天真烂漫是吾师’,此一句丹髓也。”天真并不是无知,烂漫也不是草率,而是情意的真诚流露,是趣味的真实表现。它并不在形式上卖弄自己的聪明,而是在“无为”中处处顺应自然的规律。在创作意态上,它并不具十分严格的法度,但却又“不期工而自工”。它打破了世俗规范的束缚,显得不十分经意,却又天机自动,真率简朴,从而表现出一种“大智若愚”“返璞归真”的审美意境。
  以上三种审美特性都体现了书法艺术的自然美,尽管其表现方法不同,但无不以“道法自然”为宗旨。艺术创作虽出自人工,但这三种审美特性都达到了一种鬼斧神工、浑然天成、大巧若拙、妙造自然的境界,从而使我国的书法艺术充满了勃勃的生机和耐人寻味的魅力。郑州少儿书法培训
  □刘小晴


上一篇:汉字艺术:成一门研究学科的可能性探讨 下一篇:为什么要重视古代书论的注疏之学